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diyishuji@163.com
首页 >> 三农前沿 >> 正文

山东昌乐改革驱动谋划乡村振兴路径

http://www.youth.cn 2018-11-08 09:10:00 中国青年网

   权能如何变动能?

  ——山东省昌乐县改革驱动谋划乡村振兴路径纪实

  古为齐国首城,今是宝石之都,地处鲁中要地的山东昌乐,在乡村振兴开局之年,因为“一个‘三无村’的蝶变故事”,引来无数取经者,何故?

  五图街道庵上湖村,五六百口人,七八百亩地,原是一个典型的无资源、无产业、无区位优势的“三无村”。如今,庵上湖村产业兴旺,村民人均年收入逾10万元,被评为全国文明村。

  “从‘三无村’到样板村,咱靠的是改革。第一次改革让土地流转起来,第二次把集体产权股份化。”村党支部书记赵继斌如此概括庵上湖村的“改革两步走”:2007年以来,该村先是推动“党支部+合作社”发展,统一流转土地,发展高效农业,逐步构建起现代农业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后又抓住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机遇,盘活了资源,明晰了股权,为人才、资本等各类要素进驻搭建了平台。

  “庵上湖村的改革实践,对昌乐县谋划乡村振兴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以产权制度改革为核心,通过明晰农村的各种产权关系,为经营权的规模化流转或重组、外部要素的注入创造制度性条件。”在昌乐县委书记卞汉林看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让主体、要素、市场实现“三激活”,人才、资本、资源放心“三下乡”,进而培育催生新型主体、新兴业态和新特产品之“三新”,将改革赋予农民的权能转变为促进乡村振兴的动能。

  充分赋予农民各项权能

  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集体资产股权证和宅基地使用权证,在高崖水库库区董家庄村,村民张立志拿着这3个证书告诉记者:“有了这些‘本本’,咱就吃上了定心丸,土地租金、集体分红,都不会少了咱。”

  2015年,昌乐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29个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县之一。昌乐抓住机遇,不仅顺利完成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还按照“扩面、提速、集成”要求,深化多类农村改革,推进集体土地三权分置,探索集体资产股份继承、有偿退出权能试点,探索宅基地三权分置,盘活闲置农房资源,加快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体系建设,推进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实体化运行。

  在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进程中,昌乐在清产核资、成员认定、股权量化、股权管理、收益分配和股份继承等各个环节都进行了制度设计。

  据了解,昌乐县共研究出台《农村集体资产股权量化指导意见》《股份继承实施办法》《股份有偿退出实施办法》《股份抵押担保贷款实施办法》等21个制度性文件,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农村产权制度体系。

  截至2017年底,昌乐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率达93.6%,土地流转面积占比达42.5%;99.3%的村完成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成立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890个,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颁发股权证书14.8万本。

  “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为重点,交叉推进多类农村改革,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形成整体‘打法套路’,充分赋予农民多项权能,激活主体、要素和市场,真正让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资源活起来。”卞汉林说。

  聚合城乡多类资源要素

  乔官镇唐家店子村农民张德仁,去年起算是开了眼界:“你看人家种地,浇水、施肥、控温、防湿,都用手机干,药肥用得少,瓜菜更好吃,这就叫现代农业哩!”

  原先,张德仁老两口守着两亩多山岭薄地不撒手,直到去年村里成立了润海土地股份合作社,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拿这两亩土地入了股。没想到,每年不仅稳稳拿到每亩1200元的保底收入,到年底还有300多元分红,在园区打工一年收入更是超过了两万元。

  村党支部书记张德增介绍,2016年,村里抓住改革机遇,清理出100多亩集体荒地,再发动105户村民用土地入股,整理出1000亩连片土地,成立了润海土地股份专业合作社。有了这个平台,村里实施“项目引进、资源争取”,东方正大育苗基地、中慧中央厨房等4个项目先后落地,建成了总投资额超3000万元的现代农业园区;中国农科院研究员梁铭早到此共建“植物四位一体种植技术示范园”;乔官镇整合扶贫资金和扶持村集体经济项目资金近300万元,“嫁接”到园区,其股份收益用于贫困户分红和村集体增收。

  “以股份合作为主要手段,村里整合以土地为主的资源,搭建发展平台。人才、资本、技术、管理的城市要素就可放心下乡,各类资源要素在此碰撞裂变。这样,村庄和农民的各类产权,通过股份权能的实现,变成了稳定的收入来源。村庄面貌和村民生产生活条件也一并得到大幅改善。”昌乐县副县长崔欣说。

  为用好股份合作这个手段,昌乐在实施产权制度改革时,在一些难点地区实施“确权确股不确地”,解决了农民难组织、土地难流转、资金难承接的问题,打消了工商资本下乡的顾虑。

  鄌郚镇党委书记郭雪梅告诉记者,改革之前,村里很多资源是“死的”,有了股份合作这个平台,一整合就“活了”。特别是一些经济薄弱村,发展土地股份合作是一条很好的翻身路。以前谈改革,薄弱村的村干部普遍认为“意义不大、没有必要”,现在普遍地转变为主动改、深入改。

   充分放大权能释放效应

  乔官镇北展村,通过改革推动,整合村集体“四荒地”、集体林地和农户承包地等资源3000亩,引进了由山东金宝集团投资的莲花山农庄小镇项目,正在建设房车营地、儿童乐园、小动物园、采摘园、高效农业观光园等,打造集生态观光、养生度假、农耕采摘、休闲娱乐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乡村旅游景区。

  前不久,看到莲花小镇已见雏形,村里又发动成立了莲花山旅游合作社,参与入股的村民154户,筹资600多万元,建设运营景区中的儿童乐园项目。“这个乐园的收益,很大一部分是咱农户自己的,大家伙儿都在一条船上,建设和推介热情高涨。刚开园,光是门票预售,就超过30万元了。”村党支部书记李东亮说。

  新主体、新产品、新业态、新农民、新收入,这就是昌乐放大权能释放效应结出的累累硕果。在昌乐县农业局局长黄军清看来,深化农村产权改革-发展多元股份合作-承接城市要素下乡-共建高端农业园区-培育新主体、新业态、新产品-带富村集体和农民,已成为昌乐多地正在实践的乡村振兴路径。

  为充分放大权能释放效应,昌乐在深化改革同时,明确与发展规模经营、建设现代农业园区、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推动产业融合发展、推进脱贫攻坚、强化金融支农等工作相结合,形成整合推进、融合发展局面,培育催生“新型主体、新兴业态、新特产品”,让各类权能转化为带动村庄变强、农民变富的动能。截至目前,昌乐有近百个村庄的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或土地股份合作社已发挥作用,建成以股份合作为主要实现形式的现代农业园区50多个,吸纳工商资本、社会资金、金融支持等各类资金15.8亿元。不少村庄发展起了育种育苗、订单生产、品牌营销、采摘体验、乡村旅游等新业态,村庄渐成美丽和谐乡村,村民收入成倍增长。

  成绩面前,卞汉林的认识仍不失冷静:昌乐的改革,现在还是初步的,权能的主要实现形式仍是股份化。未来的发展重点,是产权交易市场建设的完善,撬动抵押、担保、交易等多项权能的实现,引进新要素、创造新价值、实现新发展。(于洪波 本报记者吕兵兵)

编辑:杨维琼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