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 youthdiyishuji@163.com
首页 >> 要闻聚焦栏目 >> 正文

澜沧江源区的“阿布”第一书记

http://www.youth.cn 2019-09-10 08:57:36 中国青年网

  秋日,地处澜沧江源区的扎阿曲河畔迎来丰收时节。站在尕首弄山顶眺望,金黄色的黑青稞田和绿茵茵的草场在河岸两旁交错分布,美景醉人。

  山下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觉拉乡尕少村是一个半农半牧贫困村,村民拉才多去年刚刚脱贫。记者见到这位42岁的藏族汉子时,他正拿着农具从田里劳作归来。

  来不及喝口水坐下休息,拉才多就开始在客厅准备奶茶和糌粑。他告诉记者,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村里的“阿布”第一书记要来家里回访。

  “阿布”在康巴藏语中意为“哥哥”,有时也用于农牧民对他者的尊称。常年走访藏区的记者深知,这位即将到来的第一书记在拉才多心中的地位很高。

  炉里的牛粪烧得正旺,沸腾的奶茶飘出阵阵清香。一位年轻干部走进门来,拉才多迎上前去热情拥抱贴面,两人唠了许久家常。

  记者询问得知,这位年轻干部就是拉才多口中的“阿布”第一书记,今年36岁,是玉树州发改委选派的汉族干部,名叫麻成学。

  通过聆听他们的对话,记者发现麻成学对拉才多家的情况十分熟悉,从家庭构成、收入分配聊到硬件设施、困难期盼,每每发现新的情况,他总会低头认真补充记录。

  翻开麻成学手中的笔记本,记者看到了该村每一个牧户的家庭详细情况,以及周密的脱贫计划及心得体会,总共有上百页。

  “今天又走访了几户,得知他们的普遍意愿,我准备酝酿种养一体化项目”“只有为群众办成一些实事,才能心安理得,对得起‘第一书记’这个职务”……查看麻成学扶贫日记的落款,记者发现他的不少感想都写于出行途中或睡前深夜。

  拉才多告诉记者,笔头勤快、工作扎实的麻成学,不仅仅是他的阿布,也是全村的阿布。村里的水路等设施和黑青稞等产业,都是麻成学带领大家搞通搞成的。

  随后,记者又跟随麻成学随机走访了多个牧户,绝大多数村民都表达了类似观点和感受。

  住在尕少村山腰的白才说,以前家里冬天打水要跑到山下,来回至少半小时。麻成学到来后,村里饮水困难的家家户户都打了机井,一插电就能喝到甘甜清澈的地下水。

  贫困村民索措说,她的儿子患有癫痫,昔日出山就诊十分困难、道远路艰。麻书记来到村里后,硬化路通到了每家每户门口,农牧民打谷收草时也方便了许多。

  村民格来成来说,村里人均耕地、草场面积很小,一直没什么像样的产业。为想办法增收,麻成学从西藏山南引进大批黑青稞良种,流转1000亩耕地在尕少村推广规模种植,每年人均分红1000元,种植能手分红5000元,余下的青稞秸秆全部分给村民补饲牦牛。

  “通过发挥工作背景优势,近年来麻书记为村里带来了很多项目,大家脱贫奔小康的步子快了许多。”尕少村村干部表示。

  可尕少村人并不知道,为多争取一些发展资金,麻成学曾连续熬夜一遍又一遍地修改脱贫项目规划,也曾“跑断腿”去省州县三级相关部门一次又一次地汇报尕少村的困难情况。

  入户调研结束后,麻成学带着记者来到觉拉乡通往囊谦县城的主干县道上。邻近尕少村口,一处粮油超市正进行着后续布置。对面的草滩上,一顶巨大的白色帐篷骨架初成,几天后将成为该村的生态体验旅游中心。

  “这里人流、车流密集,景色优美,周边又少有休憩、补充物资的场所,很适合发展相关扶贫产业。”麻成学说,再过一段时间,尕少村3个社的生态畜牧合作化畜棚也即将完工,预计每社投入100头牦牛,每年至少出栏30头,未来增收分红空间很大。

  “日哇达”“日哇达”,听到麻成学和记者的对话,身旁的拉才多连连复述着这句话,意为“有希望”。

  但麻成学并未因此而自满。他表示,囊谦县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县,尕少村又是贫中之贫,脱贫任务艰巨。从现在起一直到2020年,他始终不能有丝毫松懈。(李亚光 陈地)

编辑:左橙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